紧急情况:qingdou.net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.xinqingdou.cc

第3962章 大结局

作品:军少夜宠:小甜妻,乖!|作者:甜甜西米露|分类:现代言情|更新:2021-08-27 00:00:35|字数:10148字

“乔瑾,一切都不重要。你相信我。”

乔瑾说道:“你先下车,让我静静。”

何夏昇不敢强求,“我下车可以,但是你要保证,不能开车随便出去,不能离开我的视线。”

乔瑾没有再说话,她紧紧地闭着眼睛,心中浓墨重彩的疼痛和墨黑的一团,将她的心脏纠缠得狠狠地抽痛。

她伸手抓住心脏的位置,也无法缓解那极度的难受。

她不停地掉眼泪,直到将自己呛住,才无声地哭泣起来。

何夏昇下车,转到她车门的位置,将车门强行打开,将她抱起来,乔瑾挣扎起来,他不为所动,强行将她抱去了楼上,放在床上。

“难受的话,就在这里哭。答应我,哭过就忘掉。何况,事情还未必有你想的那样糟糕……”

乔瑾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,没有体会到最后一句话里的深意。

她哭得极累,昏昏沉沉的睡过去。

何夏昇蹙眉微抿着唇,替她掖了一下被角。

他走出去倒水,陈阿姨刚刚买好菜拿回来,看到乔瑾不在,十分失望:“太太走了吗?”

“没有,在休息。”

陈阿姨顿时做了一个心领神会的表情,何夏昇知道她在脑补什么,并没有解释,只是说道:“熬点鸡汤,做点清粥小菜,乔瑾醒了后吃。”

“好,这就去做。”陈阿姨欣喜地应声。

乔瑾睡醒的时候,头也有些疼,摸到手机看了一眼,竟然已经是夜幕降临时分了。

她马上起身,急匆匆的出门。

“太太,你是要去接小少爷吗?先生已经过去接了。”陈阿姨笑着说道,“给你熬了点鸡汤,快过来喝一碗吧。”

乔瑾的眼睛有些红肿,自己都能够感觉到不舒服,胃里也空荡荡的。

她想了一下,说道:“我先洗个脸。”

“好,那边给你准备了新毛巾。”陈阿姨一边端菜一边说道,很快就将餐桌给摆满了。

乔瑾用冷水洗了眼睛和脸,整个人清醒不少,那种隐痛的刺感也极其明显地传来。

“太太,吃的都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随着陈阿姨的话,门打开,何夏昇正牵着小一进来。

小一是第一次来这里,神态十分新奇,却似乎又觉得这里很熟悉很舒服,大概是因为乔瑾在这里生活过,这里的装修布置本身就是她的手笔,让小一第一感觉就十分亲切。

看到乔瑾,小一眼睛晶亮地冲过来:“妈咪你真的在这里呀。看起来叔叔没有骗我。”

何夏昇的注意力都在乔瑾的身上,低声问道:“你醒了?”

“嗯。”乔瑾的声音有些压抑的低。

“先吃点东西吧。”何夏昇说道,“我带小一去洗手。”

小一乖乖就跟着去了,对何夏昇有很明显的亲近。

陈阿姨看到小一,高兴得不知道怎么是好,一直围着小一转。

乔瑾这一餐饭吃得有些食不知味,倒是小一还挺开心,何夏昇分别给两个人夹菜,照顾小一吃东西,又怕乔瑾不肯吃,忙得自己最后才吃了一碗饭。

吃过饭,乔瑾要带着小一离开。

何夏昇拦住了她:“其他时候我不强求,但是今晚你必须要留下来。”

乔瑾垂着眼眸没说话。

他低声说道:“我不放心。”

小一低低地说道:“所以妈咪怎么了?”

“妈咪有些不舒服,可能是感冒了。”何夏昇替她解释,“所以我想让她留下来住,免得回去没人照顾。”

小一很认同地点头:“叔叔说得对,妈咪就住在这里吧。”

良久,乔瑾点点头:“好,那快去洗漱。”

陈阿姨去帮小一拿衣服:“先生之前让我准备一些小少爷的衣服,我全部都准备好了,吊牌拆了,全部清洗晾晒好的,正好合穿。哦,太太的衣服都还留着,也是干干净净的,我去拿。”

小一洗完澡,很快去睡觉。

乔瑾睡了一下午,晚上的时候,倒是没什么睡意了。

何夏昇陪着小一睡了次卧,还是留乔瑾在主卧里。

她坐在窗台前,望着漫天星空,心思游转。

听到敲门声,她才收拢心思,过去打开门,何夏昇站在门口,手里拎着一瓶红酒,他举了一下杯子:“虽然喝酒不好,但是偶尔麻痹一下自己的神经,也挺好的。”

乔瑾接过酒杯,他打开瓶盖,给她倒上。

她拿起来,打算一饮而尽。

何夏昇按住了她的杯子:“不是让你这样喝的,也没打算一瓶都给你。”

他拿自己的杯子和她轻轻碰了一下,端起来放在唇边,轻抿了一口。

乔瑾也拿起了轻抿一口。

两人坐在窗台上,一直没有说话,有一口没一口的继续喝着。

乔瑾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也并没有醉,一觉很沉很沉的睡过去。

她醒来洗漱后,陈阿姨笑着说道:“先生陪小少爷去学校了,给你留了醒酒汤。喝了之后再吃早饭吧。”

乔瑾并没有醉,其实喝得不多,但是她还是将一碗醒酒汤喝了,然后才吃了早餐,去公司。

她正工作的时候,被人叫去开会。

“乔小姐,有点突然叫你过来,是想请你帮个忙的。”一位姓李的经理说道。

“什么事情,你请说。”

“谢助理这边负责的一个项目出了点事故,要请你帮忙鉴定一下,到底是谢助理的责任,还是其他方面的。”

谢璐十分不爽:“我不让乔瑾鉴定,找更专业的人过来。”

“谢助理,如果找更专业的人过来,我怕……”李经理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怕真一来就出事,那谢璐就完蛋了,所以还是想找内部的人员鉴定一下再说。

但是目前,很多人都说谢璐这个确实存在很大问题,谢璐面对着乔瑾,很难说乔瑾不会落井下石。

谢璐抱着双臂坐在一旁,乔瑾认真的看项目规划案。

“我看真的不用看了,这份东西就是有问题的。”旁边一位专业的长者说道。

其他人都纷纷点头。

谢璐真是有口难言,在这个项目上,她如果真的有问题,不仅会被开除,而且以后可能就真的完了。

让乔瑾来看,谢璐就真的很不爽。

乔瑾认真地查看,对资料,很长时间之后,她才说道:“谢璐的这个项目,数据没有问题,我认为应该在外部找原因。”

面对着大家的质疑,她将自己查证的点拎了出来,详细一一说明。

谢璐十分惊讶,她看了乔瑾一会儿,原本以为,乔瑾一定会趁机火上浇油,没料到她竟然会帮自己。

乔瑾找的证据很严实,大家不由都点点头,李经理说道:“那乔小姐,麻烦你给谢璐出一个证明好吗?”

让她帮忙出证明,其实也相当于她要对证明负责,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。

乔瑾毫不迟疑地说道:“好。”

她回到自己办公室,谢璐跟了过来,“乔瑾,你为什么这样帮我?”

“我不是帮你,我只是实话实说,换做你是任何人,我都会按照自己的做法来做事。”

谢璐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:“你就不怕我威胁到你吗?原本这次我出事,很可能以后就不能留在公司了,那样,也不会有人打扰你和何夏昇了。”

“谢助理……我说过了,我只是按照流程做事,你会怎么样,并不是我关心的。”

谢璐在她对面坐下,良久才说道:“何夏昇喜欢你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。”

乔瑾没有回应她这句话,只是低头做自己的事情。

“他从一出来上班做事,我差不多就在他身边当助理,我确实很喜欢他,可是,他却只喜欢你一个人。你说,我哪一点比不上你呢?”

乔瑾的手指顿了顿,他才出来上班做事的时候,年纪其实并不大,他一路跳级,真正自己创业的时候,也不过二十出头。

那个时候乔瑾的年纪就更小了,初中吧,甚至还不到高中。

她抿了抿唇,谢璐继续说道:“我当初,竟然连你一个小屁孩儿都比不过。现在想要比,好像也很难了。”

她自我解嘲地站起身来:“乔瑾,今天算我欠你的。但是倘若你真的不要何夏昇,我是真的不会让着你,一样还会追求他的。”

“那如果我要呢?”乔瑾问出这句话,自己也微怔了一下。

谢璐玩弄着自己的指甲,淡淡地说道:“那你们就两情相悦了,我追求他还有用吗?”

她说完,转身离去。

乔瑾反倒因为她的这一席话,失神了很久。

下班后,她驱车去小一的学校。

看到学生还没有出来,她扫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,快步走到老师身边:“今天小一会晚些放学吗?”

“对啊,之前通知了,今天所有孩子和父亲一起做活动,要晚半个小时。”老师笑着说道,“小一妈妈,你别担心,小一爸爸和小一在里面呢。”

乔瑾抿了一下唇,自己竟然都不知道。

何夏昇是什么时候来的?

等到学校里放学,大门打开,孩子们陆陆续续的出来了。

小一坐在何夏昇的肩膀上,看到乔瑾,拼命对她挥手:“妈咪!”

乔瑾上前去接他,他摆手,一脸骄傲,接受小朋友们投来的羡慕目光:“我就要坐这里,视线好,还比别人高。尤其我爸比比别人高,我就更高了。”

“你叫什么?”乔瑾微微蹙眉。

“爸比啊,大家都这样叫,没道理我一个人叫叔叔。”

今天何夏昇来到学校,所有老师都叫何夏昇叫何爸爸或者小一爸爸,对小一也是用“你爸比”来称呼何夏昇。

不一会儿小一就被带着叫了。

何夏昇说道:“大家都这样,他也是随大流。”

“怎么我都不知道有这个活动?”

“我上次跟你说了啊妈咪,就是那次,我们收拾树叶标本的那次,我说让叔叔陪我来参加活动,你说好。”

乔瑾想起那次小一好像确实说过类似的话,她随口应承了什么,只是自己也走神了,没有完全听清楚。

何夏昇说道:“去吃饭吧,我知道有家餐厅不错,有小一爱吃的清汤牛蛙和酸菜鱼。”

乔瑾没有反对,用了她的车,驱车去那家店。

下车后,停车场车很多,乔瑾牵着小一的手:“别乱跑。”

“嗯嗯。”小一应声,很自然地用另外一只手牵住了何夏昇,“爸比也不要乱跑。”

场景很快变成了一家三口相互手牵着手。

小一很开心,加上今天多活动了一会儿,胃口大开,端着碗吃得很香。

饭后,何夏昇拿了乔瑾的钥匙开车。

“送我和小一回家。”乔瑾轻声说道。

何夏昇没有勉强,直接驱车送他们回去,又径直将他们送上楼,这才离开。

小一开心不已,将今天拿到的奖牌和玩偶拿出来:“今天比赛爸比抱着宝宝跑步,爸比拿了好几个第一。你看这个奖牌!”

“小一真棒。”

“还有这个玩偶,赢了的可以随便挑选。爸比说你喜欢小熊熊的,所以我挑选了这个。”

乔瑾勾起笑容:“我确实很喜欢。”

她揉揉小一的脑袋,“谢谢。”

小一抬头看她:“妈咪,我们为什么不和爸比住在一起啊?以后可以住在一起吗?”

“小家伙,你是嫌弃这里了吗?”乔瑾佯装生气地叉着腰。

“我最喜欢这里了,但是也希望爸比能够住这里呀。”小一眼睛晶亮,闪闪发光。

乔瑾在他脑袋上拍了拍:“妈咪答应你,有机会会的。”

“好哎!”小一跳起来拍手。

乔瑾眼里也有藏不住的光。

次日她起床后,洗漱完毕,随手将头发挽成丸子头,一边说道:“小一,起床了。我马上去烤面包。”

走出来,她闻到一股香味,才看到小一已经穿戴整齐和何夏昇坐在餐桌前。

她只穿了吊带,顿时有些局促。

何夏昇看向她的眼眸,也多了几分深沉。

“我马上出来。”

她关上门,重新换了一件衣服,这才出来。

何夏昇说道:“快过来吃饭吧,有鸡米芽菜粥和小笼包,你看看合不合你胃口。”

自然是合,乔瑾以前在何家的时候,早餐就喜欢吃这个。

“谢谢。”乔瑾坐下。

何夏昇将筷子递给她:“以后早上我来送小一,晚上去接他。你多睡会儿,下午下班也不用那么慌忙。”

乔瑾垂下眼眸,点点头。

从那天过后,何夏昇就雷打不动每天固定过来两趟。

乔瑾有时候自己做了饭,也会留他吃晚饭,他会很高兴地留下来吃晚饭,但是对于乔瑾不会留他住下来的事情,也并不会勉强。

一切都很自然而然地发展着。

……

乔瑾中午上班的时候,肚子一阵阵的疼痛,例假来的时候,总是会这样。

她去了医务室拿红糖和止痛药。

医务室就一个护士长期在这里工作,帮大家发一些头疼脑热的药。

“肚子不舒服啊?”护士很热情,“我去给你冲红糖水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谢什么啊,也是托你的福,我们才有红糖水喝,之前可没有。我听韩助理说,是何总专门给你备的。不过我们也就跟着沾光了。你还要什么,你能想到的,基本我们这里都有。以前可没这么齐全啊。”

乔瑾抿一下唇:“是吗?”

“当然是了,来,给你。有点烫,注意一点。”

乔瑾接过来,回到办公室。

她下午本来还要去工地一趟,韩东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来:“乔小姐,工地那边你不用去了,何总替你去过了。你今天早点下班也行。”

乔瑾倒是还不至于那么娇气,但是不用去工地确实让她很解脱,她下午在办公室里工作,就当休息了。

她下班后去停车场取车,听到一阵喇叭的声音。

循声看过去,何夏昇的车停在那边。

小一正在车窗里冲她挥手。

何夏昇下车迎过来:“我接了小一过来接你。陈阿姨给你熬了一些补气血的汤,今晚去我那边吃饭吧。”

“好。”乔瑾答应了。

“还难受吗?”

“好多了。”

她上车后,何夏昇将一个暖水袋递过来,乔瑾笑起来:“还没到那个地步。”

“我看网上的人说的。”

“其实已经好很多了,吃了药又喝了些糖水,没那么痛了。”

“每次都会痛吗?”何夏昇问,双手捏紧了方向盘,想起当初自己做的那个愚蠢的决定。

乔瑾点头又摇头:“差不多吧,但其实也就有那么一两天会挺难受,并不会整个阶段都难受。一般忍过这两天就好了。”

何夏昇的双手稍微松了一些。

“差不多今天过去,后面两天就好许多了。工地那边有事的话,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。”

说话间到了家里,陈阿姨已经准备好了丰富的饭菜,浓香扑鼻,引得乔瑾是感觉到真的饿了。

她和小一去洗手。

何夏昇将外套脱下来挂好,站在门口不远处,正好可以看到他们母子的方向,见他们低声细语,他的神色也显出几分柔和来。

正要吃饭的时候,门铃响了。

陈阿姨去开门,叶舒还没有进来就说道:“我好久没过来了,也不知道夏昇的伤完全好没有,这孩子,也不说回来一趟……”

她一进门,正要换鞋,看到一家三口正热热闹闹的吃饭。

乔瑾略有些不自在:“妈。”

叶舒一愣,顿时笑开了:“嗐,不回来就不回来吧,我又不是很想让他回来见我。”

“外婆,我们一起吃饭吧!”小一跑来拉叶舒的手。

“妈,你坐。”乔瑾给她拿了碗筷。

叶舒笑眯眯的:“今天的饭菜可真好吃啊。乔瑾,周末来家里吃饭吧?”

“好的,妈,周末我正好有空。”

何夏昇给小一夹了一筷子菜:“我也有空,我也能回来吗?”

“你爱回不回,这么大人了,还要我邀请你啊?”

何夏昇露出笑容,给叶舒夹了一块鱼。

吃完饭,等到陈阿姨收拾完,叶舒说道:“小一,去外婆那边好不好?”

“好啊。”小一一口答应。

叶舒便招呼陈阿姨一起离开,神态颇有几分自得。

等到他们离开,乔瑾也要起身离开。

何夏昇伸手拉住了她的手:“乔乔。”

“乔乔。”他将乔瑾拉下来坐在自己身边,“别走。”

乔瑾和他离得很近,他的声音有一种压抑隐忍的祈求。

乔瑾微微咬唇。

何夏昇伸出手指,将她的唇从牙齿间解救出来。

“和小一以后都回来住,好不好?”

乔瑾垂眸:“我先问问小一的意见。”

“那意思是你已经同意了?”何夏昇的声音里,有难以掩饰的喜悦。

“他考虑过后,我才会考虑。”乔瑾说道,“他如果不同意,我就完全不考虑了。”

“儿子随你,你们意见应该会是一致的吧?”

“那可未必。”乔瑾轻声说道,“等等再说吧。”

电视上正随便放着什么电视,两人没再说话,乔瑾认真看起电视。

片刻后,她被带入了何夏昇的怀抱里。

再片刻,她察觉到额头上落下来的何夏昇的吻。

她抬眸,触及到他深情而迷人的眼神。

他的吻轻而珍惜,落在她的鼻梁上,随之落在她的唇间,缠绵而黏腻,温热的气息在她唇边打转。

乔瑾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,下意识抓紧了沙发,手指用力攥紧。

何夏昇接过了她的手,扣入她手指间,缓解她的不安和紧张。

良久后,何夏昇才克制住自己,低声说道:“我去给你拿睡衣。早点休息。”

乔瑾摸了一下自己滚烫的脸庞。

……

周末去了何家吃饭后,叶舒又把小一给留下来了。

何夏昇开车,乔瑾说道:“送我回去吧。”

“还没有跟小一说吗?”

“要找个机会,好好交流。小孩子的意见也需要十分重视才行。”

何夏昇赞同:“好,那我先送你回去。”

到了乔瑾住处,他又并不离开,乔瑾要关门,他还站在门口。

“天色不早了,回去早点休息。”

“我口渴,想喝水。”

乔瑾转头进去给他倒水,何夏昇跟了进来。

她倒了满满一杯,递给他:“喝了就先回去了。”

何夏昇接过杯子,只喝了一口,就放下了。

见她嗔怪地抬起头来,他捧起她的脸,吻上她的唇。

乔瑾被他的流氓行径气到,又挣脱不开,伸出双手去推他的胸口。

她的这点力量根本算不得什么,反而被他反剪住了双手放在她身后,她步步退后,腰靠在了餐桌上,退无可退,不得不仰面斜靠下去。

何夏昇俯身,极具掌控力的轻咬着她的唇,捕获感十足,却又温柔珍惜。

乔瑾闭上了双眸,手指蜷缩握紧,他的双唇在她的唇上染上了情慾,又进一步逼近她的脖颈之间。

乔瑾只觉得风雨来得有些急切,却又并不狂暴,逼得她想退后又只能接近,无可避免的只能去应承他,接纳他,包裹他。

她闭眼,脑海里风雨交加电闪雷鸣,处处湿润。

何夏昇将她抱起来,声音依然还带着几分黏腻:“我陪你去洗澡。”

乔瑾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了,只能任由他来摆布自己。

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只知道睡过去之前,他搂着自己,十分紧,似乎想要嵌入骨血里,似乎生怕自己……下一秒消失不见。

……

从住处搬回到何夏昇那边的时候,乔瑾没有声张。

但是其实何家的人,都已经知道了。

大家只是很庆幸他们能够破镜重圆,知道乔瑾脸皮薄,也没说要上门去做客。

日子好像还是一如往常,却又好像变化了许多。

小一这段日子长得很快,在乔瑾手机记录的数据上,忽然就上窜了很大一截,让数据一下子多了一个小小的高峰。

接到警方电话的时候,乔瑾有些没有反应过来:“路婉柔?路婉柔的事情跟我没关系。”

“不,乔小姐,你应该要来一趟。”

乔瑾只好应了。

到了警局才知道,原来路婉柔上次被何夏昇的保镖赶走了,还没有死心,企图绑架乔瑾来找何夏昇要钱。

当然,她并没有得逞就被警方给抓到了。

“原来是这样,辛苦你们了。”乔瑾说道。

“她啊,还供出了点其他事情。你看看。”

警方将资料递给乔瑾。

乔瑾扫了一眼,神色凝重,却又不得不继续看下去。

看完之后,她的脑海里有略微片刻的空白。

“乔小姐,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,最好还是要报警才好。”

乔瑾机械地点点头:“好。”

走出去后,天色非常好,天气已经凉下来了,太阳站在身上的感觉正好舒服。

她想过很多可能性,却没有想到,会是警方告诉自己的这种。

之前路婉柔录下来的视频,警方被了她一个解答。

以前乔瑾以为,可能是自己毕业的时候,跟同学为了庆祝,出去喝醉了,被人录下了那种视频。

结果呢,根本不是其他人。

视频上的那个所谓的男人,也并不是男人,只是路婉柔而已。

她故意只录了乔瑾和她自己的背部,她个子高大,身为超模本就比别人高出很大一截,她的背部看上去确实很像一个男人。

所以看过视频的人,都会很容易被误导。

乔瑾毕业的时候,因为和朋友、同学要分别,颇有些伤感,确实跟她们一起出去喝过好几次酒,那个时候她刚刚成年,不胜酒力。

当时路婉柔来接她,这些同学自然没有意见。

紧接着就是路婉柔故意拍摄了好几次那种视频,还用手指破开了她的贞洁象征。

以至于,收到视频的何夏昇,以为乔瑾心有所属,对他毫无感情。

当她千方百计想要嫁给他,初夜的时候的畅通无阻,也加深了何夏昇的这一印象。

他从来都以为,她并不爱他,只会为了何家的一切跟他在一起。

这一次路婉柔所有事情都交代了。

乔瑾抬头望着天空,阳光正好,风很轻柔,她脚步也轻快了许多。

到了公司,乔瑾直接去了顶楼,韩东见到她来,直接说道:“乔小姐,你进去就好了,何总说了,你过来的时候,随时进他办公室就好,甚至不需要告诉他。”

乔瑾点点头。

她推门进去,看到何夏昇正躺在沙发上午睡。

昨晚小一有点不消化,半夜起来了几趟,都是何夏昇在照看他,没有睡好,乔瑾走过去,在他身边坐下。

她找了毯子,展开给他轻轻地搭好,正想换个地方坐下,手却被何夏昇拉住了。

他睁眼,眸中有光,将她的手放在唇上轻吻。

“何夏昇,我问你,你是不是喜欢我很多年了?”乔瑾的手指传来酥酥的痒,被他的唇和刚刚长出来的胡子轻轻地扎着。

“嗯,十八年。”

乔瑾抿了一下唇:“我才到何家,你就喜欢我?”

“不可以吗?”

“流氓!”

“那个时候,我也还是个孩子。孩子喜欢孩子,不算流氓。”

乔瑾轻笑出声:“为什么会那么喜欢我?我就那么可爱惹人喜欢吗?”

何夏昇握紧她的手指:“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正确。”

乔瑾垂眸下去,朝他靠近,“那以后呢?”

“我不敢说以后,但是我能说,何夏昇会一辈子喜欢乔瑾。”男人的声音低沉而真诚,一字一句,极其认真。

乔瑾吻上他的薄唇,将他封住,用一吻去回应他的热情。

何夏昇很快反客为主,将她按在沙发上,啄她的唇,又轻轻松开,认真看她眼眸,再深情吻她。

乔瑾双手攀上他的肩膀,肆意地让自己的情感蔓延,也接受他蔓延的情绪。

她累极的时候,何夏昇才停下来,低声说道:“累了就休息一会儿。”

他伸手拿了毯子,却又不舍得离开她,干脆将两人都盖住。

他的沙发十分宽大,两人平躺也不嫌挤。

“我去了一趟警方那边。”乔瑾低声说道,“想知道发生什么了吗?”

“什么?”何夏昇已经有所预感,却仍然有一丝紧张。

“视频里,伏在我身上那个人,是路婉柔。她对我……”乔瑾轻喘一口气,“我没有喜欢过任何其他男人,除了一个叫何夏昇的人。”

何夏昇心中隐秘的喜悦被她的话戳中,他翻身在她上面,双手撑在她脑袋旁,他在意的从来不是视频内容,而是她的情感,她的内心。

他深深地凝视着她:“我没有听清楚,乔瑾,再说一次。”

“我只喜欢何夏昇,从一到何家就是。但是他是那么高高在上的大少爷,也只想当我哥哥,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我一直都想着,赶快努力长大,长大就可以向他表白了。”乔瑾的声音有些轻颤,“我喜欢他,喜欢何夏昇。”

何夏昇喉间被哽住,他低声说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他伏在她的脖颈旁,声音抖得厉害。

乔瑾低声说道:“那我现在可以表白了吗?”

何夏昇欺身占有她,情慾将他的声音染上了深沉,他先一步出口曾经没有来得及开口的表白:“我爱你,乔瑾。我爱你。”

她被卷入巨大的洪流当中,跟随着浪潮浮动,被抛向云端,又从云端掉落,没有落地之前,又再一次被抛上去。

……

乔瑾搬回去之后,渐渐就住习惯了。

公司里的人,也都知道她和何夏昇从来都没有离婚,所以谈不上复婚的说法。

而且大家都知道了,其实这几年,乔瑾出去,并不是因为两个人感情不好,只是她出去进修了而已。

这种说法就被广为的接受了。

只是小一的身份,乔瑾还没有跟何夏昇提起。

这倒是不难开口,但是她总觉得有点点别扭,没有找到最合适的时机。

晚上,何夏昇在加班,她哄睡了小一,坐在沙发上等他回来。

也许今晚就是一个好时机。

何夏昇回来的时候,看到家里亮着灯光,心中瞬间被填充满。

“饿了吧?我去给你热菜。”乔瑾起身。

“不用,我吃过的。”

见他神色忧虑,乔瑾低声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

“妈生病了。”

“怎么没告诉我?我去看看她。”乔瑾当即就很着急。

“别着急,顾叔叔说,先等检查结果。妈也是不想让大家担心,这段时间都没有告诉我们。我也是今天看到行简急匆匆的,逼问他才知道的结果。”

“所以结果会是怎么样?”乔瑾担忧到极点。

“结果也许会是白血病和脊髓类的疾病……”

“有什么治疗办法吗?”乔瑾问道。

“暂时还不知道。”

怀着一整夜的担心,乔瑾第二天一大早就和何夏昇去了医院。

何一鸣已经陪着叶舒往外走了。

顾允辰脸上也有笑脸。

“夏昇,还好没事了,已经做过几次排查,都没有问题。虚惊一场。”顾允辰说道。

何夏昇和乔瑾同时松口气。

“妈,你生病了怎么都不跟我说呢?我好担心的。”乔瑾握着她手说道。

“我就说没什么事情,是你爸非得说要多做几个检查。”叶舒嗔怪地看着何一鸣,“你看吧,把孩子们都给吓得。”

何一鸣说道:“那肯定得好好检查,万一呢?”

“所幸都没事,好了。”顾允辰说道,“幸好没事,要真有事,我还在想要怎么办。乔瑾,真有事我就得找你了。”

“找我?”乔瑾意外,她忽然想起什么,心中一下子明了。

顾允辰见说漏嘴,也就没说什么了,只是拍拍她的肩膀,眨了眨眼睛。

何一鸣陪着叶舒上车回家,对何夏昇说道:“行了,没事吧,快回去。”

乔瑾说道:“那我周末带小一回来看你们,妈,我回头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她上了何夏昇的车,何夏昇问:“刚刚顾叔叔说什么事情找你?”

“那个……”乔瑾偏头说道,“……那你要保证,我说了之后,你不能生气。”

何夏昇当即蹙眉,总觉得是什么大事:“我得先看看是什么事情。”

“你不保证我就不说了。”

见她有情绪了,何夏昇拉住她的手:“那你得保证,你要说的事情,不能是什么爱上了别人这一类的,不然我没法保证。”

乔瑾笑了笑,这才正色说道:“是小一的身世。”

何夏昇的神色严肃起来了,他轻声说道:“小一没什么身世,他是你的儿子,就是我的儿子。我们以后不需要别的孩子,有小一就够了。”

“小一本来就是你的孩子。”

何夏昇:“……???”

乔瑾低声说道:“他就是你的儿子,如假包换的你的儿子。当初你让我去做手术,顾叔叔帮我瞒住了你。所以他是你的儿子……”

何夏昇被冲击得呆了几秒,心中巨大的喜悦和内疚夹杂,让他眼眸发红,“所以……”

“我故意的,故意做了在国外的出生证明,故意让人以为他比实际的小一岁。我怕你会继续伤害他,所以……”

何夏昇心中波涛汹涌,如果可以穿越回去,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醒那个时候的自己。

“顾叔叔刚才说的意思应该是,如果妈真的生病,需要治疗,我在专门的医院,保存了小一的脐带血。”乔瑾轻声说道。

何夏昇重重地将她按入自己的怀抱里,拥抱着她,如同拥抱着全世界。

【完结。这本书到这里就完全结束了,何夏昇和乔瑾的故事,就没有再些那么多支线了,直接就解决了两个人的主要事件,把所有的情节说清楚了就完结了。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和陪伴,愿你们所有人都幸福。下本书再见。】

《军少夜宠:小甜妻,乖!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青豆小说网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青豆小说网!

喜欢军少夜宠:小甜妻,乖!请大家收藏:(www.xinqingdou.cc)军少夜宠:小甜妻,乖!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军少夜宠:小甜妻,乖!》,方便以后阅读军少夜宠:小甜妻,乖!第3962章 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军少夜宠:小甜妻,乖!第3962章 大结局并对军少夜宠:小甜妻,乖!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